自贡高考理科第一名喜欢打游戏 父母教育“以理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8-11-24 22:49
  • 人已阅读

从1月6日,隶属伊朗光辉海运有限公司的巴拿马籍油船“桑吉”轮与中国香港籍散货船“长峰水晶”轮发生碰撞,到这艘油轮14日沉入海底,一共历时8天时间。由于船上满载了13.6万吨凝析油,这8天里,桑吉轮始终笼罩在爆燃和大火之中,火焰最高达到800至1000米左右。 戳音频,听英雄讲述! 爆燃时有发生,船温超过80度 就在这种情况下,中方四名搜救人员――上海打捞局的徐震涛、徐军林、卢平、冯亚军冒着生命危险登上了“桑吉”轮,发现并带回了两具遇难船员遗体,也带回了失事船只的“黑匣子”。中方在搜救过程中付出的努力,也得到了伊朗劳工部长、桑吉游船事件调查委员会主席的认可。 登上“桑吉”轮的瞬间经历了什么? 1月6日晚上,长江口以东约160海里处,突然火光冲天。这时,与长峰水晶轮发生碰撞的“桑吉”轮已经开始起火燃烧。 随后,交通部、国家海洋局启动应急响应,全面部署人员进行搜救、船舶灭火、清污等工作,中国海上搜救中心及上海海上搜救中心承担了主要的搜救工作。 从7日到12日,“海巡01”、“东海救101”、“东海救117”等救助船在事故地1000平方海里展开搜索,救助,并在桑吉轮船体不断燃烧,漂移的情况下,试图冒险靠近“桑吉”轮喷洒泡沫灭火,并进行搜救。但由于因“桑吉”轮剧烈爆燃,现场灭火作业数次启动,又数次被后撤。 13日,桑吉轮附近风力比之前稍弱,浪高两米,这成为救助人员登轮搜救的时间契机。早上8点37分,四名救助人员被吊臂送上了“桑吉”轮的甲板。 四位中方救助人员登船展开搜救行动 现任“深潜号”工程监督徐军林回忆:“这样的难船在我们以前的救援当中也从来没有遇到过,潜在的危险非常多,包括船上的高温、浓烟、毒气、倾斜的滑落。当天我们登船的时候,相对风浪是小了一些,但是整个难船的右弦从前到后都是被浓烟和大火包裹的,船的倾斜度也比较大,大概有20度左右。” 高温和火光是救助人员说先遭遇到的难题。徐震涛从业三十年,这样的情况也从来没碰到过。 徐震涛:“我参加工作三十年了,这么大的火,这么大的烟,这么高的高温我都是第一次看到。现场我感觉特别得惨烈。”